• <bdo id="ik6g0"></bdo>
    <bdo id="ik6g0"><nav id="ik6g0"></nav></bdo>
  • <code id="ik6g0"></code>
  • 兩高發布刑事賠償司法解釋:明確“該誰來賠”問題

    時間:2016-01-07 14:36:23 作者:法律在線
    分享到: 更多


    圖為發布會現場。來源:最高法官網

      中新網北京1月7日電(記者 馬學玲 呂春榮)公安機關對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檢察機關又采取逮捕措施的,或者對公民采取拘留和逮捕措施后,審判機關曾作出有罪判決的,在公民最終確定無罪的情形下,到底由誰作為賠償義務機關呢?
      針對刑事賠償實踐中這一難題,兩高7日出臺的一則司法解釋予以明確:將采取賠償義務機關后置設定方式,即以有罪方式作出過最后處理的國家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
      到底該誰來賠?采取賠償義務機關后置設定方式
      近年來,“浙江張氏叔侄案”、“蕭山五青年案”、“王本余案”、“福清紀委爆炸案”、“呼格吉勒圖案”等刑事賠償案件,受到了社會輿論的廣泛關注。
      為此,1月7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在北京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刑事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并回答記者提問。該司法解釋已于2016年1月1日起實施。
      “這則司法解釋明確了賠償義務機關”,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劉合華在發布會上表示,為了方便賠償請求人申請刑事賠償,規范刑事賠償處理程序,兩高出臺的這則司法解釋采取賠償義務機關后置設定方式,明確了以有罪方式作出過最后處理的國家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
      中新網記者注意到,司法解釋第十條規定:看守所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職權時侵犯公民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看守所的主管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
      第十一條規定:對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又采取逮捕措施,國家承擔賠償責任的,作出逮捕決定的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
      第十二條規定:一審判決有罪,二審發回重審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國家賠償法第二十一條第四款規定的重審無罪賠償,作出一審有罪判決的人民法院為賠償義務機關:(一)原審人民法院改判無罪并已發生法律效力的;(二)重審期間人民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的;(三)人民檢察院在重審期間撤回起訴超過三十日或者人民法院決定按撤訴處理超過三十日未作出不起訴決定的。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再審后作無罪處理的,作出原生效判決的人民法院為賠償義務機關。
      “如對公民采取拘留措施后又采取逮捕措施,國家承擔賠償責任的,作出逮捕決定的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又如對公民采取拘留和逮捕措施后,法院一審判決有罪,二審發回重審后作無罪處理的,作出一審有罪判決的人民法院為賠償義務機關。”劉合華舉例稱。
      以案說法:賠償義務機關后置設定,實現較好法律和社會效果
      在當日的發布會上,兩高還發布了8起典型案例,其中“程錫華申請大觀區人民法院再審無罪國家賠償案”就是涉及賠償義務機關的案例。
      2006年4月27日,安徽省安慶機床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總經理程錫華因涉嫌貪污罪被安慶市大觀區人民檢察院刑事拘留,同年5月11日被決定逮捕,同月30日被取保侯審。2007年7月31日,大觀區人民法院認定程錫華犯職務侵占罪,判決免予刑事處罰。程錫華未提出上訴,判決生效。2011年7月6日,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程錫華無罪。
      程錫華以無罪被羈押34天為由,向大觀區人民法院提出國家賠償申請,大觀區人民法院逾期未作決定。
      之后,程錫華向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申請作出賠償決定。2014年7月23日,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以大觀區人民法院判決免予刑事處罰,未實際侵犯人身自由權為由,決定駁回程錫華的國家賠償申請。
      再之后,程錫華向安慶市人民檢察院提出賠償監督申請。安慶市人民檢察院認為該國家賠償決定書適用法律錯誤,遂提請安徽省人民檢察院依法監督。2015年6月19 日,安徽省人民檢察院依據國家賠償法第三十條第三款之規定,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提出重新審查意見。
      最終,2015年9月6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作出賠償決定:撤銷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的國家賠償決定;安慶市大觀區人民法院支付程錫華人身自由賠償金7470.48元;安慶市大觀區人民法院在侵權影響范圍內,為程錫華恢復名譽,并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1200元。
      “本案是關于賠償義務機關后置設定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陳現杰分析,本案中,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作出決定時,僅評價免予刑事處罰未實際侵犯程錫華人身自由權,未對前期的拘留、逮捕羈押行為進行評價,不符合國家賠償法第二十一條確定的后置吸收賠償原則。
      陳現杰進一步指出,安徽省人民檢察院依法提出監督意見,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依法糾正原違法不當的賠償決定,維護了賠償請求人程錫華的合法權益,實現了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完)

    免費法律咨詢

    最近更新

    熱點圖文

    資深律師

    溫馨提示:如果您遇到任何法律問題,請點此發布免費法律咨詢找當地律師免費法律咨詢,法律在線律師快速解決您身邊的法律問題!

    CopyRight 2004-2015 法律在線  北京法揚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備14010930號-1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掃一掃
    手機咨詢更方便
    全民pc游戏是合法的吗
  • <bdo id="ik6g0"></bdo>
    <bdo id="ik6g0"><nav id="ik6g0"></nav></bdo>
  • <code id="ik6g0"></code>
  • <bdo id="ik6g0"></bdo>
    <bdo id="ik6g0"><nav id="ik6g0"></nav></bdo>
  • <code id="ik6g0"></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