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ik6g0"></bdo>
    <bdo id="ik6g0"><nav id="ik6g0"></nav></bdo>
  • <code id="ik6g0"></code>
  • 兒子貪財捆母親送精神病院:腳踩腦袋 膠帶封嘴

    2016-04-14 09:13:46 作者:法律在線
    內容提要 (原標題:兒繩捆老媽 膠帶封嘴 送200公里外精神病院)孫子開車相送,為防呼救兒子還用膠帶纏媽嘴老人被關50個小時后才因女兒報警被接出去老人說兒子因征地補償款問題想阻止她出庭3月28日上午11時許,64歲的老...
     (原標題:兒繩捆老媽 膠帶封嘴 送200公里外精神病院)

    孫子開車相送,為防呼救兒子還用膠帶纏媽嘴

    老人被關50個小時后才因女兒報警被接出去

    老人說兒子因征地補償款問題想阻止她出庭

    3月28日上午11時許,64歲的老太太劉玉棧向咸陽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聯盟派出所求助,稱兒子劉某峰揚言要綁送她去精神病院,希望警方能介入。而聯盟派出所對劉玉棧并不陌生——僅2015年,該所就曾為劉玉棧和兒子劉某峰之間的家庭矛盾做過兩次調解。為此,對于劉玉棧的這次求助,派出所工作人員勸她先回家去,有事可打110報警。

    然而,就在這之后,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事發

    剛出派出所 就被兒子強拉進面包車

    劉玉棧描述,3月28日從派出所出來后,她就被兒子強行拉進了一輛面包車。開車的是孫子劉某河,時間是上午11時40分許。

    “他們父子倆在車里用事先準備好的麻繩,將我手腳捆在了一起,還拿走我的手機和金戒指,說是讓我好好配合,去醫院治療,否則沒好果子吃。”老太太說到這里放聲大哭。

    面包車駛離村頭后,先是在咸陽西郊一加油站加油。加油員小胡回憶說,當天上午他正在上班,路上開來一輛本地牌照白色面包車,男司機說“把油加滿”。小胡拿起油槍開始工作,突然他聽到車內有人喊“綁架咧!快救命!”小胡透過玻璃看到了驚人的一幕:一位身穿紅毛衣的老太太被用繩子捆綁著手腳,斜躺在后座上掙扎喊叫。

    司機顯得有點緊張,油費142元,他付了150元,8元的找零都沒顧上要,就駕車出了加油站,甚至連油箱蓋都沒來得及歸位。而幾名加油站員工隨即撥打了110報警,并提供了面包車的牌號。加油站工作日志顯示,撥打報警電話時,是3月28日12點08分。

    母親劉玉棧在加油站內的呼救,讓劉某峰很是惱火。加完油后,他讓兒子劉某河把面包車又開回村里,從家里取了一盤塑料膠帶,然后繞著老太太的頭纏了好幾圈,以防止她再次呼救。

    而此時,警方調查結果顯示,面包車是東南坊村一村民的,當天被劉某峰父子借走,說母親劉玉棧有精神病,要送母親去醫院治病。因為涉及家庭糾紛,被捆綁者和實施捆綁者又是母子關系,警方沒立案。

    細節

    每當想挪動身體掙扎時,兒子就用腳踩她的頭

    劉玉棧說,之后,面包車又駛上了高速路。她手腳都被捆綁,嘴巴也被膠帶纏繞。每當她想挪動身體掙扎時,兒子就用腳踩她的頭,讓她老實點。“一路上也不問我是否要上廁所,我也不知道要把我拉到哪里去。”老太太泣不成聲。

    面包車跑了好幾個小時,劉玉棧聽到兒子劉某峰在打電話,稱對方為“白大夫”,說“把人送來了”。從雙方的對話中,劉玉棧感覺對方起初不怎么情愿,但后來又同意了。

    面包車停在一個院子里。劉玉棧被幾個人從車里抬下來,發現自己到了一個陌生地方,當時大概是3月28日下午5時。從路邊宣傳欄中,劉玉棧意識到這里應該是洋縣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院內有一個被隔離開的獨院二層樓,門樓上寫著“精神科”。大門從里面打開后,幾個人將劉玉棧往里抬,劉玉棧大喊,“我沒有精神病!”但一個工作人員回應,“送到這里來的人,都說自己沒精神病”。

    大鐵門“咣”地一聲被從外面鎖上了,劉玉棧癱坐在了地上——她看到周圍有許多或目光癡呆、或自言自語的人。劉玉棧再次向工作人員抗議說自己沒有病,一位工作人員說“沒有病才讓你吃藥呢”。劉玉棧說,自己至今沒有明白這話的意思。但她知道反抗沒有意義,也沒人相信自己,只好乖乖地按照要求吃藥打針。

    第二天,劉玉棧給大夫說了自己的家庭情況,并拿出包里自己和兒子打官司的材料給大夫看。大夫看完有點吃驚,當天再也沒有給她打針吃藥,還安慰她說“既然已來這里了,就要想開點”。

    求救

    在精神病院內借電話聯系上了女兒

    當天下午2時多,有家屬來精神科探望病人。劉玉棧借用對方的手機匆忙給女兒劉海蓉打了個電話。

    而劉海蓉是3月28日中午發現母親“失聯”的。她告訴華商報記者,母親早年和父親離婚,后來因為家庭財產和哥哥關系惡化。這些年一直和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3月份以來,哥哥劉某峰多次托人帶話,讓自己不要參與,還揚言要把母親送到精神病院,所以她盡量躲著哥哥。

    3月28日下午,劉海蓉撥打了數十次母親的電話,卻一直處于關機狀態。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哥哥劉某峰的朋友趙某打來電話,說知道母親劉玉棧的下落,讓劉海蓉出來見面。劉海蓉怕有危險,向聯盟派出所報了警,稱母親可能出事了。“但警方答復說中午加油站工作人員報警,調查證實我媽有精神病,被我哥哥送到精神病院看病去了。”劉海蓉問是哪個精神病院,警察卻沒有答復她。

    當晚10時49分,趙某再次給劉海蓉發短信,告訴劉海蓉“你媽目前很安全”。劉海蓉問對方母親在哪里,趙某沒有回復。

    第二天早晨,劉海蓉拿著趙某發來的短信及母親早前寫的一封“遺書”等,再次報案,她認為母親可能被哥哥綁架了。但派出所說正在調查,讓回家等消息。下午2點42分,劉海蓉突然接到一個漢中的電話,電話里母親說,自己被關在漢中洋縣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的精神科住院部,讓女兒趕快想辦法來救自己。

    劉海蓉趕快向派出所求助,說母親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希望警方能解救。但多方聯系,接警人員表示劉玉棧是被親生兒子送進去的,且還出示有母親患精神病的證明,所以警方無法立案介入此事。

    聲音

    “她經常來村委會說事,咋可能有精神病?”

    多方求助未果,3月29日下午劉海蓉只好叫上朋友開車前往洋縣。

    次日,劉海蓉到了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拿著身份證和戶口簿想探望母親。接待的工作人員說劉玉棧的兒子有交代,除過劉某峰本人外其余人均不能探視。就在交涉時,院子里走動的劉玉棧聽到了女兒的聲音,母女倆隔著大鐵門放聲大哭。

    劉海蓉直接去了洋縣衛生局。她給局領導出示了相關證明,說母親這些年一直在和哥哥等人打官司,完全具備民事行為能力,不存在精神病一說。她還出示了法院一張傳票,4月13日母親還要出庭應訴官司。“如果我母親真的有精神病,法院能給她發傳票讓出庭嗎?”

    洋縣衛生局領導意識到問題嚴重,于是要求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盡快放人。衛生院也意識到事情的復雜和蹊蹺,于是通知劉某峰趕快來衛生院領人。

    3月30日下午7時許,已被關了50個小時的劉玉棧終于走出了精神病院,隨兒子和前夫一起返回了咸陽。

    咸陽市秦都區東南坊村村委會主任崔放遠告訴華商報記者,劉玉棧和兒子關系交惡好幾年了,街坊鄰居都知道,村里也經常給調解做工作。他很肯定地說,從來沒聽說劉玉棧精神有問題。“她經常來村委會說事,咋可能有精神病?”

    4月6日下午,聯盟派出所劉姓負責人拒絕了華商報記者的采訪要求,說自己不知道此事。

    解答

    母親說兒子此舉與獨占80多萬征地補償款有關

    親生兒子為何要將母親送到精神病院?即便是母親精神方面真的有問題,兒子為何不送她到距離咸陽更近的大醫院救治?而是要選擇送到200公里外的小鎮醫院精神科?

    4月7日下午,華商報記者給劉某峰打電話,但他以“這是我的家務事,沒必要告訴你們”為由拒絕采訪。記者問他,3月28日是否將母親手腳捆綁、嘴巴封堵,他在電話里回答說,“我拒絕接受采訪”。拒絕接受采訪的還有劉某峰的父親、劉玉棧的前夫。他的理由是“這是我們家務事,沒有啥好說的。”

    而劉玉棧說,自己名下原有一塊土地,幾年前被國家征用。但在未經自己授權和同意的情況下,80多萬元補償款卻被兒子劉某峰領走,為此她將當地街道辦事處起訴到了法院。這起將于4月13日開庭的官司同時還把兒子劉某峰追加為第三訴訟人。她的分析是,兒子劉某峰已經意識到一旦開庭,街道辦和自己都必輸無疑,“他綁架我去精神病院的目的很簡單,就是阻止我13日出庭。”而據華商報記者了解,原定13日開庭的案件已應劉玉棧的要求推遲審理。

    >>并非初犯

    劉某峰曾將妹妹打傷住院

    編號為“咸公高(聯)調解字(2015)0408001號”的“治安調解協議書”顯示,2014年9月30日,因為家庭糾紛,劉某峰和其兒子劉某河將劉某峰妹妹劉海蓉打傷住院。協議書第三條寫道“雙方本著化解家庭矛盾的原則,劉某峰不得在今后對母親劉玉棧、妹妹劉海蓉恐嚇、毆打,否則公安機關將從重處理”。落款日期為2015年4月8日。另一份2015年5月29日主持的調解“座談筆錄”中也寫道:調解之日起,劉某峰及其兒子劉某河不能對劉玉棧有辱罵、侮辱、毆打、虐待等行為。

    >>律師說法

    其子和衛生院涉嫌非法拘禁

    陜西卓勛律師事務所姚永安律師認為,劉某峰父子的行為已觸犯刑法228條規定,構成非法拘禁罪,且期間還有對母親毆打、侮辱等情節,屬非常惡劣的違法行為,應受到司法追究。

    姚永安同時認為,咸陽公安部門在這起兒子綁架母親案件中存在不作為行為,也應予以追究。而洋縣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片面聽取受害人兒子的不實反映,對精神正常、完全具備民事承擔能力的劉玉棧強制關押,違法用藥,有關人員的行為已涉嫌非法拘禁,應承擔刑事責任。該醫院還應當承擔民事侵權賠償責任。

    >>疑問

    既然沒有精神病,衛生院怎敢接收?

    醫生稱被家屬蒙騙

    承認“精神病證明”無依據

    4月8日上午,洋縣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接診劉玉棧的白姓大夫對華商報記者說,從如今的情況來看,是劉玉棧的兒子劉某峰蒙騙了自己和衛生院。

    本來不想接收,但對方稱已經到縣城了

    白某告訴華商報記者,大約是今年2月初,一對關中口音男女來到這里,40多歲的男子說自己母親有精神病,想送來治療一段時間。白某問對方是哪里人,怎么知道的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對方回答說是咸陽人,叫劉某峰,這些年一邊跑運輸一邊到處為母親求醫治病,聽說磨子橋鎮中心衛生院精神科治療效果好,慕名而來。白某又問病人主要有哪些癥狀,男子回答說經常自言自語,總是說有人在跟蹤她要害她。

    白某說他問劉某峰,咸陽距離西安很近、大醫院很多,也有精神病專科醫院,為何要選擇一個這么偏僻小鎮的醫院。對方說這事不想讓鄉親鄰居們知道。兩人聊了一會后,白某告訴對方衛生院精神科只收治當地的患者,建議他還是送母親去西安更合適。劉某峰不置可否,臨走前要了他的電話。

    就在白某快要忘記此事的時候,3月28日下午,劉某峰突然打來電話,說把母親劉玉棧送到磨子橋來了。白某說自己起初拒絕,但劉某峰說已到了洋縣縣城了。“我當時覺得這么遠送來也不容易,說那就先住下吧!”

    當面包車停下后,白某看到老太太被捆綁著躺在后座上,嘴巴也被封著,有點疑惑,劉某峰解釋說:“她犯病后咬人哩,沒辦法!”白某還表示,自己特意查看了劉某峰和劉玉棧的身份證,看到兩人是同一個住址。又問老太太和劉某峰啥關系,老太太也承認劉某峰是自己兒子。

    稱是上了其子的當 但收治程序合法

    第二天,也就是3月29日上午,劉某峰給白某打電話說母親曾是個“上訪戶”,如今自己要給村上和鎮上說這事,希望能開一個證明,證明劉玉棧有精神病,他也就好給有關部門交代了。

    白某說自己當時也沒多想,隨手寫了一個簡單的診斷證明,大概意思是說初步診斷劉玉棧為精神分裂者,建議住院留觀治療。“他讓我用手機拍照給他發過去,我就發了”。而當華商報記者提出想看看原件時,白某說拍完隨手就扔了。

    又過了幾個小時,劉某峰給白某發來短信,說自己的妹妹可能要來探望母親,希望不要安排。白某覺得這不合常理,就問為什么,劉某峰說,“我們家事情比較復雜,以后告訴你。”

    此時,白某開始覺得事情蹊蹺,他到病房找到劉玉棧問情況。劉玉棧講述了自己這些年和兒子鬧矛盾、打官司的大概經過。白某表示,他立刻后悔了,上午不該給劉某峰開證明。為了慎重,他還告訴護工當天停止給劉玉棧打針吃藥。

    而在洋縣衛生局給衛生院打電話讓盡快放人后,白某稱他給劉某峰打電話,質問到底是怎么回事。劉某峰說,“事情很復雜,一時半會說不清。”“如今看來,劉某峰騙了我們。”白某說。至于對劉玉棧的收治程序是否合法?白某解釋說,法律規定精神病患者送醫有兩種渠道,或直系親屬,或地方政府司法部門。他認為劉玉棧是親生兒子送來的,從程序上來講衛生院沒有錯。“過錯是太相信他兒子了,我不該給他兒子寫證明。”至于如何認定劉玉棧有精神病,白某說一是老太太兒子的介紹,二是老太太剛來時情緒比較激動,很符合精神病患者的基本特征。
    分享到: 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最近更新

    熱點圖文

    資深律師

    溫馨提示:如果您遇到任何法律問題,請點此發布免費法律咨詢找當地律師免費法律咨詢,法律在線律師快速解決您身邊的法律問題!

    CopyRight 2004-2016 法律在線  北京法揚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備14010930號-1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掃一掃
    手機咨詢更方便
    全民pc游戏是合法的吗
  • <bdo id="ik6g0"></bdo>
    <bdo id="ik6g0"><nav id="ik6g0"></nav></bdo>
  • <code id="ik6g0"></code>
  • <bdo id="ik6g0"></bdo>
    <bdo id="ik6g0"><nav id="ik6g0"></nav></bdo>
  • <code id="ik6g0"></code>